coingecko官网

coingecko官网

若虚热,不宜出汗,但可解肌,服后或无汗,或微似有汗,方能退热,故一瓦必须分三次服。其疮根瘰因疮而生,似缓无毒。

爰为拟利关节通络之剂,而兼用补正之品以辅助之。至翌日复作寒热,然较轻矣。

咳嗽不已,喘病亦发,咳喘相助为虐,屡次延医,服药不愈,夜不能卧。至于因凉成水臌者,其脉必细微迟弱,或心中觉凉,或大便泄泻。

仍治以前方,初次即用茅根汤煎药,药方中生石膏初用三两,渐加至五两始愈。试先以由于肝肾者言之。

若咳吐脓血者,去熟地,加牛蒡子、蒌仁各三钱,亦宜兼服犀黄丸。所服之药,大燥大热则可,凉剂点滴不敢下咽。

 此乃人身气化之自然,自飞门以至魄门,一气营运而无所窒碍者也。总之,吐衄之证,大抵皆因热而气逆,其因凉气逆者极少,即兼冲气肝气冲逆,亦皆挟热,若至因气下陷致吐衄者,不过千中之一二耳。

Leave a Reply